地 址: 大连市西岗区高明街11号
邮 编: 116011
电 话: 0411-39656855
传 真: 0411-39656818
Email: jkgl@sun-good.com
 
友情链接
神谷中医院老网站
华夏中医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
谢桂萍大夫个人网站
栾玉辉中医主任医师的博客
周敬佐的博客
程大夫博客链接
周冠丞
杨家象的博客
《俄国家一台》介绍我院杨家象主任
神谷中医
《俄国家一台》介绍我院盖英耀主任
《俄国家一台》介绍我院程少民主任
《俄国家一台》介绍我院王琳主任
歧黄中医网
大连健康动起来主页
大连市卫生局
辽宁省卫生厅
广东省中医院
上海龙华中医医院
北京广安门中医院
北中医东方医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
北京市中医医院
北京市卫生局
北京中医药信息网
国家中医管理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石志超诊室 当前位置:首页石志超诊室

虚劳论治

加入时间:2014/4/29 21:36:50  游览人次:2512


            虚劳涉及的内容很广,可以说是中医内科中范围最广的一个病证。凡禀赋不足,后天失养,病久体虚,积劳内伤,久虚不复等所致的多种以脏腑气血阴阳亏损为主要表现的病证,均属本病证的范围,西医学中多个系统的多种慢性消耗性疾病,出现类似虚劳的临床表现时,均可参照虚劳辨证论治。《诸病源候论·虚劳病诸候》中对五劳、六极、七伤的具体内容做了说明。五劳指心劳、肝劳、肺劳、脾劳、肾劳;六极指气极、血极、筋极、骨极、肌极、精极;七伤指大饱伤脾,大怒伤肝,强力重举、久坐湿地伤肾,形寒、寒饮伤肺,忧愁思虑伤心,风雨寒暑伤形,大恐惧不节伤志。《理虚元鉴·虚症有六阴》虚症有六因:有先天之因,有后天之因,有痘疹及病后之因,有外感之因,有境遇之因,有医药之因等等。中医学对虚劳论治有着极丰富和成熟的经验,在指导我们养生保健,防病治病方面发挥着愈来愈大的作用。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中,可使少益壮,老弥坚,病者康,康者寿。而我于补虚疗损之中亦多有感悟,今撷而论之。

(一)阴阳平衡话中庸。

中医养生观的根本基础是”中庸“,是以调节人体的内在的平衡和内与外界的协调为最高境界。中医在养生保健,治病调养的过程中,其根本就是“辨证论治”,原则是“谨查阴阳之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在健康的状况下,人体与外界适应状况一定处于最佳的动态平衡,即阴阳平衡。反之则阴阳逆乱,则为病患。恰合古代哲学的“中庸”之道,所谓“过犹不及”。过虚过耗不好,过盈过补亦不好。所以说中医界所说最高境界的补,决不是单纯吃补药才可以养生。如果身体不虚,而盲目进补,或不恰当的峻补过补亦可导致一系列“误补益疾”的病患发生。如身体不虚,反有实火瘀积,清热解毒,通腑泻浊,排除体内的垃圾亦是一种最好的补,所以中医有“六腑以通为补”之说。对“补益”涵义的真正理解,才是我们日常进补的基础与原则。

大多数保健补品中都含有很多补益中药成分,并相应设立了治疗多种疾病的适应范围,可以说补品也是药。中医讲“虚则补之”,即明确了进补的基本原则是要有“虚”,否则不虚者补之,则生偏弊。明代大医家张景岳说:“药以治病,因毒为能,所谓毒者,因气味之偏也。盖气味之正者,谷食之属是也,所以养人之正气。气味之偏者,药饵之属是也,所以祛人之邪气。其为故也,正以人之为病,病在阴阳偏胜耳……大凡可辟邪安正者,均可称为毒药,故曰毒药攻邪也。”这里所说的中药之毒,绝大多数不是现代所说毒药之毒,而是药物的偏性。例如人参、鹿茸、鹿鞭、淫羊藿、冬虫草等等药物性质温热壮阳,治疗虚证、寒症,有温补强壮,温肾祛寒的功效,即可称其性能为热性、补性,但若误用以治疗实证、火症,则火上浇油,则为火毒。所以从广义上讲,中医所谓的是药三分毒,其实它的本质不是贬义的,而是指作为药物的一种偏性而言,保健补品亦无例外。药无好坏、贵贱、关键在于应用得当,药症相符。

(二)辨证方可论补虚。

调养进补要以辩证论治为根本,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只买对的,不买贵的,这与个人的经济状况没有必然联系。调养正确,粗茶淡饭可为仙丹,应用错误,美味珍馐亦为毒药。所以,决不应该盲目地跟风进补,跟着广告吃补药。而是了解或掌握自身的健康状况或疾病性质,客观辩证地选择最符合自身状况的药物或保健品。如果不能明了自身的健康状况,请医生帮助分析一下岂不更好。首先考虑是否需要用补药,而后再考虑用什么补药。临床时常可听到“虚不受补”之说,中医不同意这种说法。治虚症,唯用补法,虚不受补,是因补之不当之故。任何一种虚症,因其体质、病程、病机部位不同,其补法亦当有别。应当在辩证的基础上,因证、因时、因地、因人用药或施膳。如果不加分析地赶潮流,只知补肾壮阳,当然会补之不当。一般说来,中医将人体虚弱的情况大致分为阳虚、阴虚两大范畴。阳虚者虚而兼寒,当温补;阴虚者虚而兼热,当滋补;而具体辩证用药时,又大致分为气虚、血虚、阳虚、阴虚四类症型,因此在服药时,应根据身体虚弱的不同症型,选购不同的药物及补品,这样既有利于充分发挥补药补品的疗效,又可避免盲目进补带来的不良后果。具体运用如下:1、气虚当补:气虚主要反映人体的生理机能低下,表现为倦怠乏力、少气懒言、动则气短汗出、食少腹胀、大便稀溏,药补可选用补中益气丸,食补可选用人参、黄芪、山药等入药膳食用。2、血虚当养血:血虚主要反映人体的营养物资虚亏,表现为面色无华、头晕眼花、心悸怔忡、失眠健忘、头发脱落,药补可选用归脾丸、乌鸡白凤丸等,食补可选用桂圆肉、枸杞子、当归、阿胶等入药膳食用。3、阴虚当滋阴:阴虚主要反映人体的营养物质亏乏,兼见虚热征象者,表现除血虚征象外,尚见口燥咽干、午后潮热、五心烦热、消瘦盗汗等,药补可选用六味地黄丸、知柏地黄丸等,食补可选用西洋参、生百合、麦冬、银耳、燕窝甲鱼等入药膳食用。4、阳虚当温补:阳虚主要反映人体的生理机能低下较甚,兼见虚寒征象者,表现除气虚征象外,尚见畏寒肢冷、形寒畏风、小便清长、大便清溏等,药补可选用龟龄集、金匱肾气丸等,食补可选用胡桃仁、冬虫夏草、鹿角、鹿茸、杜仲、牛鞭、狗鞭等入药膳食用。

(三)补虚诸法皆可验

学医至今,我已自觉不自觉间养成了整体论证、辨证施治的治学方法。经方时方,各个学派;先贤近师,各位名家;皆力求兼收并蓄,广採博收,为我所用。这些汗牛充栋的中医珍贵经典和临床宝贵经验,值得我们毕生呕心沥血的学习及身体力行实践,而不是偏爱某一派、某一法、某一类药。所以,有人问我是何种学派,我只能说是中医学派。中医宝库的财富,是每个中医人的,都能为我们所用。临证之时,患者的病情,适合何种治法,我们就应该是何种学派。因为我临床辨治虚劳时,滋阴补益的治法药物应用较多,有的同道和学生们推崇我是“养阴派”,其实不敢苟同。明确的说,我们的病人也不是根据我是何学派,喜欢用何类药物,才患何病的。我之所以比较推崇“养阴派”,亦是根据因人制宜的原则,有是证则用是药,准确辨证而来。

(四)养阴滋补用时多

养阴派代表医家朱丹溪生活在元朝相对太平的年代,其言宋代好用“轻扬飞窜之物,又勉其多服、常服、久服”,后患无穷。朱丹溪就此社会现象创立了独特的“滋阴派”。他认为人体“阳常有余,阴常不足”,强调保护阴气的重要性,确立“滋阴降火”的治则,世称“养阴派”。而养阴学派活动最为活跃的时代正是明朝的鼎盛时期,政治安定,文化发达,工商业兴旺,城镇繁荣。这和当今的社会环境有很多相似之处,随着生活方式和膳食结构的改变,现代人在养生防病方面的谬误之处极多。昼劳于神,夜劳于心,房劳过度,起居无常,所谓“耳听淫声,眼观邪色,鼻闻过嗅,舌贪滋味,心思过度,意念妄生”。凡犯此六欲者,七情日损,日积月累,正气日渐削夺,人多不觉,或虽有感觉,但因影响不大而忽略。这样由功能而及脏器,病已形成,才被引起注意,多数都属于虚劳之证。还有饮食偏嗜辛辣刺激性食物,食性多温热燥烈,极易耗散人体气血,何况将其当做日常食饮之品,而时时服之,食之令人内生火热,火热上炎则易发病。《本草纲目》说这类食物“辛能散气”,味道辛辣,刺激性大,多吃可动火耗血。《本草经疏》言“气虚血弱之人,切勿沾唇。”今举例如胡椒,其性大热,味辛辣,多吃久服有动火耗气竭阴之害;朱丹溪曾指出:“胡椒,大伤脾胃肺气,久则气大伤,凡病气疾人,益大其祸也。”还有无病嗜补之辈,人参、鹿茸、鹿鞭、淫羊藿、冬虫草等壮火食气之类,亦是常年服食不断。即使火毒缠身者,亦乐此不疲;更何况还有为获利而在其身后推波逐澜者。凡此种种,明伤暗耗,精血津液岂能不伤耗殆尽而虚火愈炽?故曰气常有余而血常不足,阳易动而阴易亏,滋补时应该注意滋阴降火。

(五)补肾填精话添油。

如近些年来,由于保健意识的增强和媒体的渲染,使补肾壮阳十分风行。但相当多的人对“肾虚”的概念比较模糊,阴阳不分,以至于步入乱补的误区。我常将人的生命比喻成一盏油灯,阴精是灯油,阳气是灯光,阴精足而阳气旺。人至老年,精血逐渐耗损:或虽属壮年却久病劳伤,就如嗜燃灯油,生理机能逐渐低下。如果不经辨证单纯补肾壮阳,就如灯油耗尽不去添油,却拨灯心加灯捻,反而会进一步耗损阴精,油尽而灯枯,有如竭泽而渔,或可取效一时,最终还是对人大大有损。补肾添精滋阴却是治本之方,所谓油旺灯明,水火既济,中医把这种方法称之为“添油之法”。其代表药物有六味地黄丸、左归丸等等,我据此理法还研制了”首乌生精丸,并获大连市卫生局批号。方药由首乌、生地、当归、丹参、女贞子、旱莲草、白芍、山茱萸、枸杞子、黄精、桑椹子、五味子、党参、山药、内金等组成,功能补肾生精,滋阴益气;适用于各种慢性消耗性疾病、肿瘤放化疗后、早衰、贫血、骨质疏松、须发早白、脱发、不孕不育等等各种阴精亏损类疾患。广泛用于临床,获得满意疗效。

(六)王道多服自有益

补虚药物性味多甘缓温润,中正平和,先贤医家称之为王道之剂。而清解攻下,行气攻瘀之品,应用之时极易耗伤正气,故称之为霸道之剂。

虚劳之疾其来渐,其势缓,其伤深,难在治疗时急切见功。骤病易起,渐衰难复,因此这类方药,疗效相对地显得缓慢。而且补药多有壅滞之弊,峻补必伤及中焦运化,虚证未除反生他病,故补之难求速效。叶天士治疗虚损久疾,强调“王道无近功,多服自有益。”久病正衰,当以“王道”方药为主,多服自有益,不可操之过急,欲速则不达。惜乎有的病家只图一时之快,有的医家着眼于急功好利,对于慢性虚损之疾,而行“霸道”之法,极为有害。治虚无速法,应积小溪成江河。上工治病,不仅要治病,更要治心,嘱病人耐心治疗,才是好的医生。

我认为处方用药,要因时、因地、因人而异,应视病人的身体状况、所处的环境和疾病的实际情况来选择用药,不可一成不变,坚持辨证施治,酌情发挥。

 

 

神谷中医治未病中心体质辨识测试
版权所有:神谷中医 辽卫网审字[2014]第111号 辽ICP备12016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