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大连市西岗区高明街11号
邮 编: 116011
电 话: 0411-39656855
传 真: 0411-39656818
Email: jkgl@sun-good.com
 
友情链接
神谷中医院老网站
华夏中医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
谢桂萍大夫个人网站
栾玉辉中医主任医师的博客
周敬佐的博客
程大夫博客链接
周冠丞
杨家象的博客
《俄国家一台》介绍我院杨家象主任
神谷中医
《俄国家一台》介绍我院盖英耀主任
《俄国家一台》介绍我院程少民主任
《俄国家一台》介绍我院王琳主任
歧黄中医网
大连健康动起来主页
大连市卫生局
辽宁省卫生厅
广东省中医院
上海龙华中医医院
北京广安门中医院
北中医东方医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
北京市中医医院
北京市卫生局
北京中医药信息网
国家中医管理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石志超诊室 当前位置:首页石志超诊室

虫类药;35、虻虫

加入时间:2018/12/9 10:46:03  游览人次:451


                                                

   【虻虫小传】

“芫斑水蛭及虻虫,乌头附子配天雄。野葛水银并巴豆,牛膝薏苡与蜈蚣”。这是中医妊娠用药禁忌的歌括。其中虫类药中,有被古人认为有“堕胎”作用的理血类虫药—虻虫。

虻虫最早载于汉代的《神农本草经》,书中称之为“蜚虻”。言其有“逐瘀血,破下血积,坚痞,癥瘕寒热,通利血脉及九窍”。纵览历代本草典籍,收载的入药的不同科属的虻虫有8种,本草书中又有牛虻、牛苍蝇、瞎虻虫等别称,北方人常呼之为“瞎眼蠓”。

中医药理认为,虻虫性味苦,微寒,有小毒,入肝经。有破血、逐瘀、消癥的功效。常用于癥瘕积聚、血瘀经闭及跌打损伤。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论述虻虫的功用时说:“苦走血,血结不行者,以苦攻之,故治蓄血用虻虫,乃肝经血分药也。古方多用,今人稀使”。古代医家用虻虫入药组方,多取其活血化瘀、消癥散结之性。如汉代医圣张仲景《伤寒论》中,治疗太阳腑证少腹急结,或硬满疼痛,小便自利,神志失常者,用抵当汤或抵当丸,砂炒虻虫与水蛭、桃仁、酒大黄配伍,破血逐瘀治疗“蓄血症”。唐代大医学家孙思邈的《千金方》中,载有用“虻虫散”治疗踠折瘀血,虻虫与牡丹皮配伍,为末后酒服。南宋医家陈自明的《妇人良方》中,用“地黄通经丸”治疗月经不行或产后恶露不尽,脐腹作痛者,虻虫与熟地、水蛭、桃仁共为蜜丸,空腹温酒服。古人认为虻虫破血逐瘀之功甚峻,且有小毒,恐其伤正,应用时常配伍补血养营之品。清初医家张璐在《本经逢原》中说:“治经闭,用四物加蜚虻做丸服,以破瘀而不伤血也”。元代著名医家朱震亨的《活法机要》中的“没药散”,炒虻虫与没药、水蛭、红花、元胡、当归、川芎等活血化化瘀止痛的中药配伍,治疗血瘀或聚于胸中,或偏于少腹或停于胁肋,疼痛时作之症,常常有化瘀止痛之效。

近些年,微量元素的研究表明,锌、铜、铁、锰等微量元素激化人体内多种酶的生物活性,对核酸、蛋白质的合成、免疫过程和细胞繁殖等有直接或间接的作用。虫类药富含蛋白质、多种氨基酸,它与金属元素生成的配合物易被人体吸收,通过血液循环,选择性地作用于靶器官,从而起到较明显的治疗作用。有专家对18种虫药的微量元素的检测表明:活血化瘀类的虫药如虻虫、土鳖虫等,体内铁和锌的含量最高;补益类的虫药如蛤蚧、桑螵蛸等,锌和锰的含量较高。这为虫类药的临床辨证施治,提供了客观的量化的指标。

现代中医临床用虻虫入药组方,常常取其活血逐瘀之性,治疗心脑血管疾病。《北京中医学院学报》报道,魏振装等人用虻虫与党参、丹参、郁金等配伍,对冠心病心绞痛、脑血栓及中风后遗症等,有明显的平抑心电图ST段降低,改善脑血流图的作用。药理研究表明,虻虫所含的多糖类物质,能显著延长凝血时间,并能降低内、外源凝血因子的活性,增加纤溶系统的活力,防止血栓的形成和发展。《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报道,周玉萍等人用虻虫与土鳖虫、穿山甲、沉香等制成的“通脉散”,用于血栓闭塞性静脉炎、下肢静脉曲张等,患者指趾的温度恢复正常,肤色好转,疼痛缓解,血液流变学的6项指标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发挥古人用虻虫治疗癥瘕积聚的临床经验,今人用其与壁虎、黄药子等配伍,治疗肝癌、子宫颈癌、胃癌等,可抑制病灶的生长或转移,可明显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中医妇科用张仲景的抵当汤加减,治疗痛经、月经不调、闭经、子宫肌瘤、子宫内膜异位症等疾病,疗效颇佳。中医男科用抵当丸治疗前列腺增生并尿潴留、前列腺炎等属瘀血证型者,亦验证了中医异病同治的治则的科学性。

虻虫虽首载于汉代的《神农本草经》,但从唐代开始,本草书方有其形态的描述。宋代《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载:“唐本草云,蜚虻状如蜜蜂,黄黑色。今俗用多以此也。”直到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才首次出现了蜚虻的图谱。入药用米炒制,虫体呈长椭圆形,头部呈黑褐色,以个大、完整、腹黄、无杂质者为佳。 

虻虫入药】为虻科昆虫复带虻或其他同属昆虫的雌性全虫。成虫白日活动喜强阳光。雄虫吸食植物汁液,雌虫吸食牲畜血液。广泛分布于东北、华北及华东各地。夏、秋季捕捉,捕后用沸水烫死,洗净晒干。

虻虫有蜚虻(《本经》)、牛虻(《本草崇原》)、牛蚊子(《中药形性经验鉴别法》)、绿头猛钻(《青海药材》)、牛苍蝇(《浙江中药手册》)、瞎虻虫、牛魔蚊(《河北药材》)、瞎蠓(《中药志》)等别名。

    虻虫味苦、微咸、性凉,有毒,入肝经。功能:破血通经,逐瘀消癥。临床适用于①血瘀经闭、产后恶露不尽,②干血痨,③少腹蓄血,④癥瘕积块,⑤跌打伤痛,⑥痈肿、喉痹。

    用量用法:内服:煎汤,1.53克;研末:0.30.6克;或入丸剂。外用:适量,研末调敷。

    使用注意:气血虚者、孕妇及月经期均禁服。

   古籍摘要

 ①《本经》:“主逐瘀血,破下血积、坚痞、癥瘕,寒热,通利血脉及九窍。”

 ②《伤寒论》:“抵当汤:治太阳病,身黄,脉沉结,少腹硬小便自利,其人如狂者:虻虫(去足、翅)、水蛭(熬)各30个,桃仁20个(去皮、尖),大黄90g(酒洗)。上4味,以水1000ml,煮去600ml,去滓。温服200ml,不下,更服。”

 ③《品汇精要》:“妊娠不可服,服之堕胎。”

 ④《纲目》:“肝经血分药。”

 ⑤《日华子》:“破癥结,消积脓,堕胎。”

 ⑥《本草经疏》:“伤寒发黄,脉沉结,少腹硬,如小便不利者为无血证,非蓄血也,不宜用;瘀血未审的者不宜用;女子月水不通,由于脾胃薄弱,肝血枯竭,而非血结闭塞者不宜用;孕妇腹中有癥瘕积聚不宜用;凡病气血虚甚,形质瘦损者忌之。”

 ⑦《别录》:“主女子月水不通,积聚,除贼血在胸腹五脏者,及喉痹结塞。”

 ⑧《活法机要》:“没药散:治血运血结,或聚于胸中,或偏于少腹,或运于胁肋:炒虻虫、没药各3,炒水蛭6,麝香少许,为细末。用当归、川芎各60,熟地黄、芍药、鬼箭羽、红花、延胡索各30,为粗末。每服15,煎汤调服。”

 ⑨《妇人良方》:“地黄通经丸:治月经不行,或产后恶露脐腹作痛:熟地黄120,虻虫(去头、翅、炒)、水蛭(糯米同炒黄,去糯米)、桃仁(去皮、尖)各50枚。上为末,蜜丸,桐子大,每服57丸,空心温酒下。”

   【现代药理研究】

富含蛋白质、氨基酸、胆固醇及钙、镁、磷、铁、钴、铜、锰、锶、锌铝等24种无机元素。具有:

①虻虫在体外有较弱的抗凝血酶作用,体外和体内均有活化纤溶系统的作用。虻虫水提取物540mg/(kg/d)270mg/(kg/d)灌胃,连续7天,均能显著延长大鼠的出血时间,显著减少血浆纤维蛋白原含量;大剂量组对血小板最大聚集率也有明显抑制作用。华虻水浸液560mg(生药)/kg或粗蛋白提取液150mg/kg灌胃,每日1次,连续7天,能显著减少家兔血浆中纤维蛋白原含量,抑制血小板粘附性,降低全血粘度比和血浆粘度比,并能一定程度地降低血细胞比容。这些实验表明虻虫可能通过降低血液的“粘、浓、凝、聚”,而发挥活血、逐瘀、破积和通经的临床效果。

②虻虫水煎剂对小鼠离体回肠运动有明显抑制作用。灌胃给药,对小鼠小肠推进功能无明显影响。按千克体重计算,以相当于人用量的200倍,连续2天给小鼠灌服虻虫水煎液,也未见稀软便、粘液或腔血便。表明虻虫不阴止肠道水分的吸收,也无明显刺激作用,不但无致泻作用,相反使小鼠白天的排便次数明显减少。

③虻虫提取物能明显抑制大鼠角叉菜胶性足肿胀,具有抗炎作用。

④虻虫提取物能明显对抗苯醌所致小鼠扭体反应,具有较好的镇痛作用。

⑤虻虫对家兔离体子宫有兴奋作用,对内毒素所致肝出血性坏死病灶的形成有显著的抑制作用,虻虫醇提取物有明显溶血作用。

   【现代临床应用经验】

《北京中医学院学报》载应用虻虫612克,陈皮12,水煎服,每日1剂,30天为1疗程,用于治疗冠心病心绞痛。有效率为72.22%。

《中西医结合杂志》载应用复方地甲猬虫汤(组方:地龙、虻虫各15,穿山甲21,刺猬皮18)治疗血管性头痛,总有效率为95.8%。

《上海中医药杂志》载应用虻虫、地龙、土鳖虫、蜈蚣、水蛭各1.2,研粉为末,每次6,用于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有效率为82.05%。

《中国动物药》载用虻虫30个(去翅足),桃仁20个(去皮尖),酒制大黄150,以水500ml煎至300ml,每次100ml,用于治疗痛经、月经不调、血瘕等妇科病症疗效甚好。

 

大连市神谷中医业务院长主任医师 石志超

大连市啓玄堂中医门诊部主任 主治医师 石鉴泉

神谷中医治未病中心体质辨识测试
版权所有:神谷中医 辽卫网审字[2014]第111号 辽ICP备12016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