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大连市西岗区高明街11号
邮 编: 116011
电 话: 0411-39656855
传 真: 0411-39656818
Email: jkgl@sun-good.com
 
友情链接
周敬佐的博客
广东省中医院
北京市中医医院
神谷生物科技
石志超诊室 当前位置:首页石志超诊室

灵活运用中西医理论,努力提高临床疗效

加入时间:2016/9/27 8:03:29  游览人次:2709


,

   (一)中西医结合,最忌机械照搬、对号入座

     1、如西医说炎症,中医就清热解毒

     我们首先要了解什么是炎症?按普通百姓理解,凡是炎症就是感染性炎症,即细菌感染所导致。其实炎症为西医学病理学的概念,即某一器官组织的充血水肿、白细胞聚集甚至细胞破坏的病理过程。很多因素都可以导致炎症的发生,致病微生物侵袭可导致感染性炎症,如细菌性肺炎、病毒性肝炎;此外还有物理性因素所致炎症,如夏天洗海水澡阳光暴晒所患的日光性皮炎,跌仆摔伤所致的局部的瘀血肿痛,还有烫伤、烧伤等等;化学因素所致炎症,如喝酒多了会患酒精性肝炎,某些药物导致的肝肾损害等,化学有毒物质损伤等等。

例如慢性前列腺炎即约10%为细菌感染性炎症,其余90%为非细菌性炎症;非细菌性前列腺炎,多因性事紊乱,过度禁欲或过度放纵,频繁手淫,及过度嗜酒、辛辣食物,久服壮阳药,甚至长途骑自行车,久坐硬座,久坐潮湿冰冷之处导致前列腺及周围组织充血瘀血而发病。

     2、如西医说冠心病,中医就活血化瘀、行气宽胸、芳香开窍;典型的例子就是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老年或者患慢性心脏病的患者(以冠心病为多),频发心律不齐,或心前区闷痛,或心功能持续减退(心衰),中医辨证是心气大虚,心血过耗,心阴阳俱损之证。而我们治疗用药都是如:速效救心丸、复方丹参片、丹参滴丸、冠心苏合丸、通心络胶囊、步长脑心通、心宝、活心丹、麝香保心丸等等芳香开窍、行气宽胸、活血化瘀之类,所谓“通则不痛”的药物,一味的耗伤精血,损伤正气,真是误治滥用,南辕北辙,屡犯“虚虚之戒”,所以愈治疼痛愈甚矣。常常可以看到,很多疼痛病症在医生应用活血化瘀、行气导滞等等所谓“通则不痛”的治法时,患者的疼痛症状不见好转,甚至反而加重,令人困惑不解。其实,中医对各种疼痛症状的论治,应该遵循辨证施治的原则。中医临床辨证治疗时,认为任何疼痛类病症都有虚实的不同。除了治疗实性疼痛的“不通则痛,通则不痛”的理论外,还有治疗虚性疼痛“不荣则痛,荣则不痛”的理论方法。此处所指的“荣”,就是指荣润滋养之意,很多老中医曾形象的比喻,我们将一条新鲜的猪肉挂在房外,风吹日晒后,其中的水(血)分耗干后,猪肉就会变得短缩拘挛硬。同理如果我们人身的经络、筋脉、肌肤、脏器如果因疾病而致精血亏耗,不能荣润滋养,也会发生疼痛,而这类疼痛的大多呈隐隐作痛,拘挛疼痛,绵痛不休等特性。而且这一类虚痛还呈现愈活动愈劳累愈加重的特点。且很多疼痛病症在应用活血化瘀,行气导滞等等所谓“通则不痛”的治疗方法时,患者疼痛症状不见好转,甚至反而加重。

其实,中医临床取效的关键在于辨证施治。认为任何疾病、任何疼痛类病症都有虚实两方面,实者可通可泻,而虚者只能补虚荣养。疼痛属虚者,若一味应用攻散通泻之法,只能使病情愈治愈重,中医理论称其为误犯“虚虚之戒”。(即使用能让病人更虚的攻散之法治疗虚弱的病症,是临床大忌!)常理,这类虚痛,其本在虚,只能应用补虚荣养之法以缓急止痛,而这种理论常被我们许多中医临床医生所忽视,治疗痛症只拘泥于“活通”一法,怎么可能取得疗效呢?当然更不用说对中医一知半解的其他医生及普通病人了。

     3、如西医说感冒,中医就清热疏风、清解肺卫,滥用板蓝根、大青叶、银翘类辛凉清解药物,假如是风寒感冒,则外邪冰伏不散。

   (二)不能单纯用西医诊病理念,替代中医辨证去治疗疾病

     1、例如临床应用气滞胃痛冲剂、舒肝丸、胃苏冲剂等方药治疗胃痛,如是脾胃气虚、中气虚弱者则逆;气虚者补气尤恐不及,怎能行气破气,而犯虚虚之弊。

    再如以壮阳温肾药物治疗前列腺病;以通腑泻下(苦寒苦燥)治疗血虚面尘,皆为此类虚实不分,补泻误用的临床常见误治。

     2、还有一些临床常见的错误用药,例如只记得牡蛎、钩藤、夏枯草、菊花、草决明、杜仲、龙骨、牡蛎这些药有降压作用,临证一味堆砌组方,临床效果不佳。应根据中医对症候的理解,辨证论治组方。例如: 钩藤:平肝熄风;夏枯草:清头明目,牡蛎:重镇潜阳。草决明:清头明目 降脂减肥 通便。牛膝:引血下行。杜仲、寄生:补益肝肾。上述诸药皆可降压,但是若想临床取效,也必须要在辨证论治的指导下应用,否则还能适得其反。

 3、例如治疗慢性胃炎,幽门螺旋杆菌阳性(HP+),在针对HP的治疗研究中,很多中医专家还提出抗HP的中药应按药性的寒热温凉分类辨证应用,一定避免将中药单纯的按照西药抗菌素来使用,而应该在辨证论治原则指导下应用。如黄连、大黄、黄芩等清热解毒类寒性药物可应用于胃病中的胃实热证;而桂枝、高良姜、吴茱萸等温中散寒类热性药物可应用于胃病的胃虚寒(或虚寒)证。而经过准确辨证选用的治疗HP的中药,确可取得更好疗效。通过大量的临床研究,很多中药对HP确有较显著的抑制和杀灭作用,且使用安全,无毒副作用。更由于中药复方制剂需要随着临床辨证灵活的调整方药,所以HP基本不会产生针对某类或某味中药的耐药。这也是中医治疗HP致胃病的极大优势。

4、现在中药抗肿瘤治疗时,滥用白花蛇舌草、半枝莲、半边莲、龙葵、白英、独角莲等清热解毒类中药盛行,很多病人不耐攻伐,正气日损,病情加重。 

    其实现代抗肿瘤中药可分为①扶正药(灵芝、女贞子、沙参、天冬、黄芪、人参、薏苡仁等补益药)及②攻邪药(清热解毒、活血化瘀、软坚散结、虫类攻毒)等两大方面。

而攻邪中亦分寒热两大类。尤其现在很多当代治疗肿瘤的名医经验认为肿瘤多为寒症(甲印诊法的提出),正气大损,元阳衰败,怎能经得住苦寒戕伤。而根据辨证论治的原则用药,针对肿瘤体质大虚,免疫力衰竭的具体病情,恰当的选用扶正固本,补益气血,增强免疫力的中药,对于肿瘤既有良好的治疗作用,又可明显的改善和提高病人的生存质量。

(三)中西医理念灵活结合,遵循中医辨证论治的原则,可以显著增进疗效

 1、如细菌性炎症,做好菌培养诊断,准确应用抗生素治疗。而无菌性炎症,针对其充血渗出的炎症基本病理特点,以活血化瘀为主治疗,疗效更胜西医。

     2、对风毒的理解(变态反应源),可以更好的解释治疗肾炎用祛风解毒类药物如乌蛇、僵蚕、蝉蜕等。(慢性肾炎与过敏性皮肤病均为变态反应类疾病)。

3、中药的激素替代

治疗风湿免疫类疾病、变态反应类肾病,以及众多的过敏性呼吸系统疾病和过敏性皮肤疾病,西医常采用激素治疗,虽然疗效不甚满意,并且有诸多的副作用,但在西医临床时,很多时候又不可替代。所以中药的激素替代疗法,一直是一个热点话题。激素类药按中医理论分析可以归属为补肾壮阳药的范畴,此类药久用必生助火升阳、耗劫阴津之弊。中医理论认为阴阳之间在生理上即是对立的,又是互根互用的,同样在病理上也是互相影响的,阳损必伤及于阴,,阴损必伤及于阳,只不过是要看哪一方为主罢了。类风湿性关节炎临床常现阳虚见证,临证治疗,温阳益气之法必不可少,特别是在激素减量过程中,温阳益气之中药对激素又可起到替代作用。但中医的补阳药又不等同于激素,西医是直接补充外源性的激素,人的脏器腺体都有用进废退的生理特点,外源性激素的进入必将反馈性地抑制自身腺体的分泌,久之则可导致腺体的废用性萎缩。而中医的补阳药本身就有类似肾上腺糖皮质激素之强壮温补样作用,据现代研究则是通过改善腺体的功能,促进腺体自身的分泌而达到补充激素的目的。在补阳的同时我们还注意到阳损及阴,阴阳互根的特点,这也是中医临床辨证用药的特点,即补阳之中必应适当参以滋阴之品,充分体现中医整体观念,燮理阴阳之妙。正如《景岳全书?新方八阵》所述:“故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如是治疗即可防止激素反跳和不良反应,又能更好地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本身,促进顽疾早日痊愈。 

 

大连市中医药学会常务副会长 石志超

大连市中医学会医院主治医师 石鉴泉

神谷中医治未病中心体质辨识测试
版权所有:神谷中医 辽卫网审字[2014]第111号 辽ICP备12016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