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大连市西岗区高明街11号
邮 编: 116011
电 话: 0411-39656855
传 真: 0411-39656818
Email: jkgl@sun-good.com
 
友情链接
周敬佐的博客
广东省中医院
北京市中医医院
神谷生物科技
石志超诊室 当前位置:首页石志超诊室

论“消法”及临床应用

加入时间:2016/4/27 22:25:35  游览人次:2689


,

                                  

           一、消法概论

消法是通过消导和散结的作用,对气、血、痰、食、水、虫等所结成的有形之邪,使之渐消缓散的一种治法。消法是依据《素问·至真要大论》“坚者削之”、“结者散之”的原则立法的。

消法的概念较为广泛,所治的病种也较多。因此,从广义来说,如祛痰法、祛湿法、消导法、驱虫法、理气法和理血法等都应属于消法的范畴。临床狭义上应用的消法,一般多指消食导滞和消痞散积,故多用于治饮食积滞和气血积聚之症瘕痞块等证。我们更应该从广义的角度上看待和运用消法。因消法的概念较为广泛,今选论之:

(一)消食导滞法:

1、消食导滞法:适用于饮食太过,以致脾胃失运,消化积滞引起的喛腐吞酸,痞胀恶食等证。如病邪须消导与补益两法配合,采取消补兼施的办法。若积滞轻而脾虚甚的,宜补多于消;脾虚不甚而积滞甚的,宜消多于补。如积滞郁而化热,则宜消而兼清;积而兼寒,则宜消导兼以温中。

2、消癥化积法:适用于气血痰瘀,逐渐凝结成的癥瘕积聚等证。这类病证,大都为虚中夹实之证,攻下则正不支,补之则邪益盛,故宜采用渐消缓散之法,使之逐渐消散,最为妥当。消法与下法均能消除有形实邪,但是两者又有严格的区别。泻下法适用于骤急的有形实邪,目的在于攻逐;消散法则用于逐渐形成的癥瘕积聚,目的在于渐消散缓。不过消法毕竟是克削之法,若无实证,应当禁用。

(二)理气法:理气法是疏畅气机,调理气分的治法。适用于治疗气机阻滞或气机逆乱的证候。

根据《素问·至真要大论》“逸者行之”、“结者散之”、“高者抑之”,《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木郁达之”及《本草经疏》“降可去升”,沈金鳌之“气升当降,气逆当调”等原则,而立理气之法。而概况起来不外气滞、气逆、气虚下陷几种情况。气滞应行气,气逆应降气。

1、行气法:主要用于气机郁滞,证见胸痞脘痛,胁胀,腹满等证。由于气机郁滞之证,有病情兼夹的不同,因此在运用行气法时应注意配伍。如气滞兼痰,则行气中佐以化痰药;气滞兼寒,或者兼热,则行气兼以祛寒或清热;亦有气滞而兼有血瘀的,则行气又当兼以化瘀。

2、降气法:主要用于因气逆所致的呃逆、呕吐、喘急等证。由于气逆之证有虚、实、寒、热之分,故降气方剂的组成又有各种不同的配伍。如气逆而正虚,则降气与补虚并用;如气逆兼有虚热、虚寒,则降气须与清补或温补并用;如气逆属实,则当以降逆行气为主,但须随时注意正气是否虚弱,至于气逆而兼痰热或寒饮,则降气须与清化或温化同用。所有这些,都应辨别清楚,务使遣方用药切合病情。

   (三)活血化瘀法

活血化瘀法是活通血脉、消散瘀血的活血化瘀之法,最符合“消法”之旨。

   《素问·至真要大论》曰:“疏其血气,令其调达,而致和平。”又曰:“坚者削之”,“留者攻之”。”《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血实者宜决之”,以上都是广义的论述。又如《素问·汤液醪醴论》曰:“去菀陈莝”。《灵枢·小针解篇》曰:“菀陈则除之者,去血脉也”。这两条论述,可以认为是活血化淤治则的雏形。治疗瘀血的方法,以张仲景最早,开创了后世活血化淤治则的理论。

活血化淤法适应范围:主要用以消停或攻逐停滞于体内的淤血,畅流血行,消散淤滞。适用于血行不畅及各种淤血内阻的症候,如蓄血证、经闭、痛经、恶露不行、症积包块、跌仆损伤淤肿、气虚血淤之半身不遂、淤血内停之胸胁疼痛。

二、消法临床常用方剂

   (一)消食导滞方:

1、消食导滞:代表方如保和丸。

2、消癥化积:代表方如加减活络效灵丹、鳖甲煎丸。

   (二)理气方

1、行气方剂

   (1)调理胸胁气滞:代表方如加减瓜蒌薤白汤。

   (2)调理胃肠气机:代表方如四磨汤。

2、降气方剂

   (1)和胃降逆:代表方如橘皮竹如汤;

   (2)降气平喘:代表方如苏子降气汤。

(三)活血化瘀方

活血化瘀代表方剂如桃仁承气汤、血府逐淤汤、复元活血汤、温经汤、生化汤等。

三、消法临床应用注意事项:

    从广义的角度上看待消法。消法的概念很广泛,所治的病种也较多。因此,从广义来说,如祛痰法、祛湿法、消导法、驱虫法、理气法和理血法等都应属于消法的范畴,故临床应用方法也都涵盖在各类具体治法中,但是运用消法几点总的原则一定要注意。

   (一)消法多须遵循渐消缓散的法度,病久积深者尤当如此。《内经》曰:毋虚虚,毋实实,而遗人夭殃;无致邪,无失正,而绝人长命。若方药偏峻猛者,更当中病即止,刻刻顾护正气为念。如《医学心悟》而言:“然又有当消而消之不得其法何也?夫积聚、症瘕之症,有初、中、末之三法焉。当其邪气初客,所积未坚,则先消之而后和之。及其所积日久,气郁渐深,湿热相生,块因渐大,法从中治,当祛湿热之邪,消之、软之以底于平。但邪气久客,正气必虚,须以补泻迭相为用,予亦尝用五味异功散,佐以和中丸,皆攻补并行中治之道也。若夫块消及半,便从末治,不使攻击,但补其气,调其血、导达其经脉,俾荣卫流通而块自消矣。凡攻病之药,皆损气血,不可过也,此消之法也”。

   (二)对于“至虚有盛候”的假实证候,虽表面酷似实证,其实是虚赢于内,不能误消。正如程钟龄《医学心悟》而言:“然亦有不当消而消者何也?假如气虚中满,名之曰鼓,腹皮膨急,中空无物,取其形如鼓之状,而因以名之。此为败症,必须填实,庶乎可消,与蛊症之为虫为血,内实而有物者,大相径庭。又如脾虚水肿,土衰不能制水也,非补土不可;真阳大亏,火衰不能生土者,非温暖命门不可。又有脾虚食不消者,气虚不能运化而生痰者,肾虚水泛为痰者,血枯而经水断绝者,皆非消导所可行,而或妄用之,误人多矣。所谓不当消而消者此也”。

   (三)消法应注意病情之虚实,勿犯虚虚实实之戒。《内经》曰:“毋虚虚,毋实实,而遗人夭殃;无致邪,无失正,而绝人长命”。

    现今临床误犯虚虚之戒者,满目皆是。例如:慢性泌尿系炎症(劳淋),只知清热利湿解毒;慢性脾虚腹胀,只知木香、陈皮、砂仁等药行气消积;慢性风湿、产后身痛、劳累型心絞痛等等以不荣则痛为患者,只知祛风除湿、通络攻邪、活血化瘀,通则不痛等;慢性便秘,只知药用大黄、芦荟、番泻叶等等苦寒泻火、通腑攻下之类,并引申出那么多以泻肚为主的保健品。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此等受害而茫然不知者,实乃不病于疾而病于医也。

    四、消法验案举例

    ①血精案

    乔某,28岁,新婚后性事频繁,病发血精,于多所医院诊为“精囊炎”,服用多种抗菌素治疗,1年余不愈;又服中药清热解毒、养阴止血方药3个月余,终未能愈。现证精液黯红,质稠厚,时兼精道轻度涩痛,小腹、会阴胀坠不适,阴部皮肤麻痒。以上方加郁金7.5g、桑螵蛸15g,20剂痊愈。嘱服六味地黄丸合水蛭粉每日1克善后。今已2年未复发,其妻已产一健康女婴。

    按语:男子精液中杂有血液,肉眼可见,其色鲜红、黯红、或淡红。血少者精中偶见血丝,血多者每次排精都见血液,或挟血块,或伴排精涩痛不畅等症,男科最多见于精囊炎、前列腺炎等疾病。《诸病源候论》中有“气血俱损,肾家偏虚,不能藏精,故精血俱出也”的论述。病因多谓阴伤火扰,或湿热下注,或肾虚不摄;但以此治之,又每难全效,临床多有求诸于中西医治疗鲜效者。详析此症,乃败精瘀血滞于精道为患。盖血既离经,与正气全不相属,瘀浊内滞,清之不去,补之不受,治当以化瘀生新止血为法。药用水蛭3—5g,研粉分2次服为1日量,配以旱莲草30g、茜草15g、炒蒲黄15g、山药50g、黄精30g、甘草15g,水煎服。分析:水蛭乃活血剔络,化瘀生新之神品,每以其虫药善行之体走窜畅达,无微不至,凡血气凝滞之处皆能开之。凡顽疾久损,滞虚相杂者多用之。笔者临床治疗男科痼疾,凡兼瘀滞者,最喜用之,用少功多,剂微效著。人多言水蛭性烈有毒,而实效凿性善。诚如张锡纯所谓“破瘀血而不伤新血,专入血分而不伤气分。”笔者应用本品每日剂量最大达15克研末服,服药时间最长者有连服8个月者,仅去年即应用医院所制水蛭粉100多斤,治疗各种顽疾,屡收良效,亦无一例有明显副作用。当然,使用水蛭亦有注意事项:(1)水蛭终属攻瘀之品,虚人用之当时时以顾护正气为念,需适当辨证配用培本护正之品。(2)入药以黑小者佳,最宜生用。应研粉吞服,而不可入煎剂,否则腥秽难咽,更大损药效。水蛭入煎,较之研末吞服,三不及一。笔者多以本品研末装胶囊中应用,每日剂量3—8克。若偶觉药后胃中不适,口中腥秽,嚼生姜1片可解。(3)出血性疾患要酌情慎用。(4)若长期大量应用,可定期检查血小板计数及出、凝血时间,以调整用药法度。

    ②慢性支气管炎伴遗尿案(消法误治案)

    孙某,女,67岁。病史:有慢性咳喘之疾10余年。此次发病2个月余,咳嗽喘息,咳甚时尿随咳出而尿裤,咳吐清稀白痰量多,气短憋闷,倦乏畏寒,平素尿量极少,大便时每有脱坠感,排便亦极无力。曾于几家医院应用抗菌消炎或脱敏治疗,均不见许效。舌淡红胖嫩,苔白腻。脉沉缓细无力,尺脉尤甚。中医诊断:膀胱咳。辩证:肺肾俱损,元阳衰惫,气虚失摄。治法:双补肺肾,温阳固摄,兼纳气止咳平喘。方药:桑蛸20克,炒杜仲15克,巴戟天15克,生黄芪20克,山药30克,熟地15克,山萸6克,覆盆子15克,茯苓15克,桔梗10克,炙紫苑10克,冬花10克,半夏6克,内金15克。复诊:服前方3剂大效,共服前方10剂,诸证痊愈,嘱服金匮肾气丸善后调理。

    按语:本例慢性支气管炎伴有遗尿症,当属中医“膀胱咳”重证。系由肺病日久,迁延不愈,由肺及肾,肺肾俱损,肾之元阳伤损,根本不固,气失摄纳,而出现咳喘与遗尿并见的重证。论治之法,当以培补肺肾,固摄下元为主,又益以补气升清,化痰止咳,纳气平喘之法。方中重用桑螵蛸,取其血肉有情峻补之体,以益肾固精,摄脱止遗,纳气平喘。正如《本经逢源》:“桑螵蛸,肝肾命门药也。功专收涩,故男子虚损,肾虚阳痿,梦中失精,遗溺白浊方多用之。”佐以炒杜仲、巴戟天、熟地、山萸、覆盆子等味补肾培元,益精固脱;用黄芪、山药补气升阳;炙紫苑、款冬花、半夏化痰、止咳平喘;桔梗载药上行;内金化积止遗。诸药合用,共收良效。


大连市中医学会常务副会长教授石志超

大连市中医学会医院中医内科硕士石鉴泉

神谷中医治未病中心体质辨识测试
版权所有:神谷中医 辽卫网审字[2014]第111号 辽ICP备12016205号-1